印媒:本国疫情加剧社会分裂 或将出现“两个印度”

印媒:本国疫情加剧社会分裂 或将出现“两个印度”

戴口罩的印度民众(图源:路透社)

海外网6月21日电 印度卫生部官方网站的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当地时间6月21日上午,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升至410461例,在过去24小时内新增确诊15413例,连续4天现单日最大增幅;新增死亡病例306例,累计死亡病例13254例。目前,印度累计确诊人数居全球第四。面对国内持续恶化的疫情,《印度斯坦时报》当地时间20日刊发了印度记者、电视评论员卡兰·塔帕尔(Karan Thapar)的文章。他表示,疫情下不同阶层民众的生活方式,将会进一步加剧印度社会分裂,如果新冠病毒成为划分社会阶层的又一标准,那么“两个印度”的出现可能也不远了。

文章截图

“学习与新冠病毒共存意味着什么?”文章开篇便抛出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。塔帕尔称,在目前的防疫措施下,印度民众的生活将呈现两种情景。第一种情景指的是能够负担得起在家自我隔离的人,他们生活在“恐惧之中”:“自3月底开始就把自己关在家里……即使在解封措施出台后,这些人依然选择待在家中。”在塔帕尔看来,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安全的。

文章称,这种情况略显讽刺:当有条件的富人出国旅行回来,加剧了本国的病毒传播之后,他们却把贫穷和生活条件不佳的同胞视为对自己健康的威胁。对富人来说,现在有了“两个印度”:一个印度是特殊阶级人群的家,不让任何人进出;另一个印度则是室外,任何人都是威胁,尤其要躲着穷人。

而另一个情景则由想要恢复正常生活的普通人描绘。他们也许能戴上口罩,但为了生计却很难保持社交距离,只能“希望”新冠病毒不会感染自己。塔帕尔写道,这两种情景正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。前者因为“恐惧”拒绝出门,是因为他们的经济条件承受得起收入损失,而这种经济优势会进一步加深他们心中的恐惧。然而,后者则是抱着“希望”不得不返回岗位,他们的收入和房子面积,都不允许自己选择像前者一样的生活方式。

“而不幸的是,疫情预测还会继续加深这些恐惧和希望。”塔帕尔提到,有专家预测,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可能在9月超过200万例,而疫情高峰的到来也许要等到11月中旬。

文章表达了担忧,印度民众面对新冠病毒的不同生活情景,也许会成为划分社会的又一方式。塔帕尔在结尾发问:“我们最终会不会分裂成两类人,一类生活在恐惧中,另一类生活在希望中?可能有超过90%的印度人都属于后者,我们会变成两个国家吗?”(海外网 赵健行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海外视野,中国立场,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——海外网www.haiwainet.cn或“海客”客户端,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。

责编:赵健行、杨佳

印度强制员工删除中国APP 专家:口号大于实质 对中企影响不大

印度强制员工删除中国APP 专家:口号大于实质 对中企影响不大

资料图:法新社

海外网6月20日电 据《印度时报》报道,在印度情报机构对与中国有关的移动应用程序表示“担忧”之后,印度北方邦特别行动小组(STF)19日发布命令,要求工作人员及其家人删除微信、微博等中国52个移动应用程序。对此,专家普遍认为,印方此举形式大于实质,对于中企并无太大影响。

据报道,STF的高级警官告诉《印度时报》,他已经在办公室的不同地方贴上了通知,并将其分发给内部团体,以确保员工“100%遵守命令”,删除范围包括微信、微博等数十个中国移动应用程序。

对此,印度经济问题专家、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晓雪表示,印度抵制中国应用的口号虽然喊得响,但实际效果怎样就很难说了,因为中印产业合作已有相当深度。

有数据显示,2019年,中印双方贸易总额高达6395.2亿元,其中中国对印度出口额为5156.3亿元,占两国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二。这意味着,中国的出口产品在印度市场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。而中国对印出口的产品中,范围涉及重型机械、电力通信以及活性药成分等。分析人士认为,由于中国产品领域十分广泛,若印度想要“一刀切”,其市场势必将出现巨大缺口。

印度问题专家、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龙兴春认为,北方邦是比较靠近中国的一个邦,这种行为更多只是一种所谓的爱国“宣誓”,本身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,而这里大多数工作人员参与的工作都不涉及到什么“机密”,特别是不涉及到军事、国防或者是外交机密,包括地方政府、地方的官员也不涉及。

龙兴春还指出,另外,印度目前还不是上述中国应用的最主要市场,因此并不会对中国相关企业造成太大的影响。不过,由于中国这几年在印度投资的也比较多,考虑到经营风险,有可能会影响到对于其他行业的投资。

印度问题专家、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认为,现在印度国内舆情基本上是属于非理智的泄愤状态。但是现在,总体上非理性的情绪正在慢慢减少,所以卸载中国APP的举动也就是一个调调,没有实质意义。(海外网 吴倩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海外视野,中国立场,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——海外网www.haiwainet.cn或“海客”客户端,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。

责编:吴倩、魏雪巍

万搏足彩app-66亿美元,印度继续发力手机制造

万搏足彩app-66亿美元,印度继续发力手机制造

已是世界第二大手机制造国的印度,还想将这一领域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。据外媒消息,当地时间6月2日,印度政府推出了一项旨在激励电子制造业的计划,首批将选择5家国际手机生产商和5家本土制造商给予投资或扩产激励。

为完成这一计划,印度政府将提供价值约5000亿卢比(约合66亿美元)的财政激励和配套设施,以吸引全球智能手机和相关零部件厂商到印度投资。

据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称,对于生产电子元件、半导体和其他零部件的厂商,印度政府将提供25%的资本支出财政激励。此外,印度还将为电子制造企业提供易用的配套设施。

该部部长拉维·山卡尔·普拉萨德毫不讳言印度的“野心”,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希望“让印度成为全球手机制造中心,并使手机成为印度最大的出口商品,同时还将创造约50万个就业机会”。

早在2007年,还是诺基亚、爱立信如日中天的时代,印度的手机行业开始走上了创业路,而几乎每个能够在市场存活一段时间的印度本土手机品牌的背后,都有来自中国深圳华强北供应链的支撑。

到了2014年,无线通信技术和智能手机不断进步,印度全国的手机制造商却仅剩两家了。作为一个人口大国,印度手机市场未来广阔的前景不言而喻。

而中国的手机制造业,这时也已经来到了能够正面硬扛国际一线品牌的时代,一大批嗅觉灵敏的中国手机厂商看到了印度未来庞大的市场机遇,小米、vivo、OPPO等中国手机企业陆续来到印度。

其中,小米凭借着在线闪购的良机,迅速得到印度市场的认可。2017年四季度,小米超过三星成为印度市场销量第一的手机品牌,并随后连续霸占榜首11个季度。

但与此同时,印度政府逐步提高手机进口关税。2017年12月,印度将手机关税从10%提高至15%,短短4个月后,又从15%提高至20%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小米等中国公司先后在印度开办了制造工厂。据统计,2018年,中国公司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,已经超过了一半。

在中国公司的积极参与下,印度智能手机市场2019年的出货量达到1.58亿部,同比增长7%,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。同时,印度手机及零部件制造厂达到268家,其国内销售的手机95%以上都是产自本国工厂。

5月31日,2020年一季度印度智能手机品牌出货量前五名揭晓,中国的小米、vivo和OPPO分居第一、第二、第五名,三星只名列第三。

想做世界手机制造中心的印度,经过这一系列的努力,未来有没有可能超过第一名中国?恐怕有不小的难度。

目前,印度本土的手机市场近于饱和,未来需要靠强劲的出口来保证产能的增长。如果顺利实现目标,据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预估,到2025年,印度产的智能手机及元器件价值将达到10万亿卢比(约合1330亿美元)。

而反观中国,正迎来5G换代的高峰,国内市场就非常庞大。有机构估算,到2025年,在5G的带动下,中国的手机相关产品和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.15万亿元人民币(约合1640亿美元)。(董沛)

责编:吴正丹